山巅周刊第87期:Münchhausen

π.Journal 2021-12-19 51 次浏览 次点赞

山巅周刊,定期分享科技、信息技术、商业、医学及人文资讯,每周日发布。欢迎投稿或推荐线索。


封面主题:Münchhausen


大多数人对 Münchhausen 这个词非常陌生,但它可能指一个真实的男爵、一个虚构的男爵、少年文学经典《敏豪森奇游记》、孟乔森综合症(Münchausen syndrome)、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Münchausen syndrome by proxy)、网络型孟乔森综合症(Münchausen by Internet)、明希豪森三重困境(Münchhausen trilemma),或者孟乔森数(Münchhausen number)。

3435-1024x207.jpg

在数论中,孟乔森数指 Perfect digit-to-digit invariant(PDDI),一个给定基数的数字,等于其每一个数字自乘方之和。在遵循约定 0^0 = 1 的假设中,3435(= 3^3 + 4^4 + 3^3 + 5^5)是除了 1(= 1^1)以外唯一一个孟乔森数。

Münchhausen number 一词是由荷兰数学家和软件工程师 Daan van Berkel 在 2009 年创造的,这个名称据说受孟乔森男爵(Baron Münchhausen)用自己的马尾辫把自己拉起来的故事所影响,由于英语中 n 次方就叫做 raise to-the-nth-power,因此这个数就是 self raised,也就是自己把自己抬起来。

illustration.jpg

18 世纪有一位男爵,名叫 Hieronymus Karl Friedrich, Freiherr von Münchhausen(1720 – 1797),是 1730 年代俄罗斯和土耳其战争期间的一名军官。之后,他在威悉河畔哈默尔恩附近的博登韦德的庄园里以绅士的身份生活,以讲述奇怪的冒险家故事而闻名,最广为人知的故事就是声称揪着自己的辫子把自己和马拽出泥沼。

Cannon-from-30-Years’-War-and-Baron-Munchhausen.jpg
捷克斯洛伐克邮票:大炮和孟乔森男爵,1970年

1785 年德国作者 Rudolf Erich Raspe 出版了一本书,书名是《Baron Münchhausen's Narrative of his Marvelous Travels and Campaigns in Russia》,主人公 Baron Münchhausen 是虚构的。另外,柏林的一个幽默杂志以德文收录了 17 个 Münchhausen 的故事。这些故事内容少数由 Münchhausen 讲述,其他是根据早年的民间传说改编而成。实际上以 Münchhausen 为名的故事有很多扩展版本,甚至源生于英文又翻译回德文,David Blamires 在《Telling Tales: The Impact of Germany on English Children's Books 1780-1918》一书中有更详细的相关描述,并称 The Adventures of Baron Munchausen 是天才喜剧作品。

On a curious property of 3435 是 Daan van Berkel 五页篇幅的论文,证明在( b in mathbb{N} ) 、 ( b ge 2, )的情况下,孟乔森数只有有限个 。

以下 Python 程序确定整数是否为孟乔森数。

num = int(input("Enter number:"))
temp = num
s = 0.0
while num > 0:
     digit = num % 10
     num //= 10
     s+= pow(digit,digit)
     
if s == temp:
    print("Münchhausen Number")
else:
    print("Not Münchhausen Number")

推荐阅读考据癖有趣的文章《吹牛大王 Baron Münchhausen》。


人物:冯·诺依曼


约翰·冯·诺伊曼(John von Neumann)是出生于匈牙利的美国籍犹太人数学家,理论计算机科学与博弈论的奠基者,在泛函分析、遍历理论、几何学、拓扑学和数值分析等众多数学领域及计算机科学、量子力学和经济学中都有重大贡献。

JohnvonNeumann-LosAlamos.gif

冯·诺伊曼从小就以过人的智力与记忆力而闻名。6岁时可以心算8位数除法,8岁时自学微积分学。1926年,22岁的冯·诺伊曼获得了布达佩斯大学数学博士学位。1933年进入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与爱因斯坦等人成为该院最初的六名终身教授之一。

MBXY-CR-31c277ef48fce3083bb119e03e4996f7.png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冯·诺伊曼成为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研发出人类首枚核武器的一项军事计划,由美国主导,英国和加拿大协助进行)的顾问之一,为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制作出了贡献。

1945年6月,冯·诺伊曼与戈德斯坦、勃克斯等人,联名发表了一篇长达101页纸的报告《First Draft of a Report on the EDVAC》,即计算机史上著名的“101页报告”,是现代计算机科学发展里程碑式的文献。明确规定用二进制替代十进制运算,并将计算机分成5大组件,这一卓越的思想为电子计算机的逻辑结构设计奠定了基础,已成为计算机设计的基本原则。1951年,EDVAC计算机宣告完成。

ENIAC-1946.jpg

在经济学领域,1944年冯·诺伊曼与奥斯卡·摩根斯腾合著的名作《博弈论与经济行为》出版,标志着现代系统博弈理论的初步形成。他被称为“博弈论之父”。博弈论被认为是20世纪经济学最伟大的成果之一。

冯·诺伊曼一生中发表了大约150篇论文,其中有60篇纯数学论文,20篇物理学以及60篇应用数学论文,堪称科学全才。由于他在相关领域内的开创性贡献,被后人誉为“计算机之父”和“博弈论之父”。

The Martians of Budapest
John von Neumann、Paul Erdős、Eugene Wigner 和 Edward Teller、Leó Szilárd、Theodore von Kármán、Paul Halmos、George Polya 和 John G. Kemeny

布达佩斯的火星人》一文写道:20世纪前期,匈牙利诞生了很多优秀科学家,其中最著名的是冯·诺依曼。这些科学家的共同特征就是在富裕家庭中长大,父母重视教育和勤奋工作,欧美的教育制度也允许他们早早进入大学,尽早开始学术研究,在25岁之前(冯·诺伊曼甚至在18岁之前),就发表了高质量的研究成果。

计算机之父

在计算机领域,“计算机之父”并没有明确的结论,比如巴贝奇(Charles Babbage)——通用计算机之父、图灵(Alan Turing)——计算机科学之父、约翰·阿坦那索夫(John Vincent Atanasoff)——电子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John von Neumann)——现代计算机之父。其中巴贝奇是机械计算机的巅峰人物,而冯·诺依曼是现代计算机之父。

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941年底,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宣布参战。这时的冯·诺依曼是美国最重量级的爆炸理论专家,是复杂爆破的计算大师,他被派往盟国英国排除水雷。在英国,他见到了图灵(Alan Mathison Turing)。这是两个“计算机之父”的历史性会晤。

图灵是第一个设想将计算机应用于数学研究的人,他提出的图灵机模型为现代计算机的逻辑工作方式奠定了基础,但图灵机设想的只是将数据存储到计算机,没有说要将程序也存储到计算机。而冯·诺依曼基于图灵的思考,提出程序也要存储到计算机上,从而提出了著名的冯·诺依曼模型。关于图灵和冯·诺依曼,可以参看有趣的文章《图灵、冯诺依曼谁更牛?》。


建筑: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


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是荷兰MVRDV建筑事务所与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共同设计建造的城市新型未来图书馆,中心馆区“滨海之眼”总建筑面积33700㎡,地上5层,地下1层,设计藏书量135万册,设置阅览席位1500个,具有数字媒体阅检和实体书籍借阅功能。

设计效果

1536805005916082.jpeg

1536805005262043.jpeg

在结构和功能上,透明玻璃幕墙提供面向城市公园的全景体验;中庭直径21m的“眼球”是呈现复杂视觉效果的球面镜;“书山”不仅联系各个功能区块,满足了基本的阅览功能,同时创造了一个承载多种活动类型的均质化公共空间,读者的各种行为都可以在这个空间下找到适合的场所。MVRDV的主管Winy Maas说,这是一个“促进阅读和激发灵感的社交空间”。

建成实景

天津滨海图书馆©战长恒-3.jpg

天津滨海图书馆©战长恒-1.jpg

设计原型和已实现的建筑之间有巨大的区别,“眼球”成为球幕影屏,使整个中庭模糊地类似于1970年代的迪斯科俱乐部;“书山”的上层书架无法进入,实际陈列的是印刷在铝板上的图像。自由媒体评论“它从来没有被设计成一个供人阅读的空间,而是一个人摆姿势拍照的地方”,即网红打卡地。

1536805005104533.jpeg

Tianjin-Binhai-Library-MVRDV-fake-books.jpg

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于2017年10月1日对外开放,2018年8月,美国《时代周刊》公布最佳目的地名单,分参观、居住及餐饮三大类别评选出遍布在六大洲、48个国家的“2018年最值得去的100个地方”,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位列第一名。

时代周刊给出的获选评语是:

任何哀叹公共图书馆衰落的人都应该去中国天津看看。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自2017年10月开放以来,以其新颖的结构吸引了近180万游客。

Dezeen Awards

Dezeen是世界上最受欢迎和最有影响力的在线建筑与设计杂志,Dezeen Awards是Dezeen设立的年度奖项,2018年为首届。该赛事致力于表彰世界最优秀的建筑、室内和设计项目,以及创造卓越作品的设计公司、独立建筑师和设计师。

1-Yabuli-Conference-Center-1-852x852.png

2021年的世界最佳文化建筑(Cultural building of the year),授予了黑龙江亚布力国际会议中心,它位于群山之中的滑雪场,一个起伏的白色大屋顶盖住了会场。


观点:中国未来最大的挑战


《新产经》杂志发表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的文章《中国未来最大的挑战,是对待真理和自然的态度》:中国真正开展科学研究的历史只有一百多年,由于历史的文化因素和李森科主义流行,甚至很多人有共识可以安心考虑发展只有十几年。很多人搞科学不是因为感兴趣,或者有好奇心,而是出于实用主义动机。

人家做发明、你来分配,天底下恐怕没有这般好事。只有产出强的时候,才有分配的主导权。……而产出的领先必需科学和技术支撑的原创性成果。

当代读书人

相传蒙古人统治中国时(元朝)将人分为十等,排名为一官(政府官员)、二吏(不能擢升为官员的政府雇员)、三僧(佛教僧侣)、四道(道教道士)、五医(医生)、六工(高级工程技术人员)、七匠(低级手工技术人员)、八娼(妓女)、九儒(知识分子)、十丐(乞丐),“知识份子”列于第九,在优倡之下,比乞丐好一点。前面加个臭字表示对“知识份子”不屑。清朝文学家赵翼《陔余丛考》:“元制,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

e9a98b0836a94977b735b85f72622ca7.jpeg

20世纪60年代中期,随“文革”之风狂起,“臭老九”其名远扬。全国各地造反派大做文章,一大批知识分子被批斗劳动改造,有的甚至命丧黄泉。

今天,由于高风亮节的学者实属凤毛麟角,部份懦弱之辈,更多转变为投机政客,再次成为真正的臭老九。实际上时代大大降低了对当代文人的期望与要求,不需要什么高深的学问和精神,唯有做人最起码的常识和良知即可。


资源:数字资源的分享和下载姿势


resource-library.png

数字资源的分享和下载姿势》介绍了数字资源的分享和下载资源主要有 P2S 和 P2P 两种模式,通过本文可简单了解 OneDriveDropbox、迅雷等常见工具的技术来源,以及 Resilio Sync 和星际文件系统。

4039643776.jpg

酷玛 Play《STEAM特刊第5期:树莓派开发》推荐:GitHub 仓库 waveshare-epaper-display 提供所有代码,教你用树莓派 Raspberry Pi Zero 和电子墨水屏 Waveshare ePaper 7.5,搭建一个天气时间信息的显示屏。




本文由 PeakOneTemple 整理创作,参考 知识共享署名 3.0 协议,撰写及摘编内容仅反映个人观点和立场,如果任何可能的雇主与赞助者持有相同的意见,只是巧合;基于互联网链接的腐烂率,无法持续验证外部链接的真实有效性,不对可能的链接无效(linkrot)或者内容转移(Content Drift)负责。

圆周率文化坚持非功利写作和分享,但会有一些获利推荐,以及接受您的打赏,这都会鼓励我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持续给您山巅.一寺.一壶酒的独特视角!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