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巅周刊:第28期

π.Journal 2020-11-01 19 次浏览 次点赞

这是一份实践性的资讯项目,将定期分享关于生物医学、电脑科学及运营管理的信息。欢迎投稿或推荐线索。

封面主题:蚂蚁集团全球最大规模IPO

2020年7月20日,蚂蚁集团宣布,将在港交所和上交所科创板同步发行上市,以“进一步支持服务业数字化升级做大内需,加强全球合作助力全球可持续发展,以及支持公司加大技术研发和创新”。

160329525543983300_a700x398.jpg

蚂蚁集团起步于网上购物网站淘宝网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2014年,阿里巴巴集团分拆旗下金融业务,成立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蚂蚁金服),2020年6月变更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蚂蚁集团)。

10月26日的公告显示,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计划通过全球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至少344亿美元。

根据监管公告,按照每股人民币68.80元(合10.27美元)和80.00港元(合10.32美元)的价格计算,蚂蚁集团寻求在上海A(科创板)和香港H股分别筹集约172亿美元。如果承销商行使选择权,通过“绿鞋”机制额外购买最多15%的股份,蚂蚁集团最多可以再筹资约52亿美元。

A股初始发行股份数量为16.71亿股,占A股和H股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5.50%。由此计算,蚂蚁集团的当前估值超过2万亿元。

v2-7a02bc5cbdf07acb4b61fbc3992d4fa9_720w.jpg

蚂蚁集团的IPO,对员工来说可能是“暴富”一把;对股东而言,可能是“锦上添花”;那么对阿里的合伙人,那可是为其财富身价排名添砖加瓦——职享科技(深圳)有限责任公司(灵动未来)在《蚂蚁集团“明里暗里”的股权造富史》一文详细分析了蚂蚁集团的股权结构和股权激励(SER、RSU & SAR)。

1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首席执行官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

11月3日晚,上交所发布关于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决定。香港交易所当晚也发表声明,暂缓蚂蚁集团H股上市。蚂蚁集团的主要股东阿里巴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价下跌了8%。

11月4日,H股IPO认购投资者退款程序启动,11月6日,A股IPO认购投资者退款程序启动。投资者认购的股份将注销。


美国的声音

9月9日,国家发改委产业司原司长年勇在2020中国互联网制造峰会演讲《美国从来没有放弃制造业》中,引用19世纪美国物理学家、首任美国物理学会会长亨利·奥古斯塔斯·罗兰(Henry Augustus Rowland)发表在《科学》杂志(Science , Aug. 24, 1883, Vol. 2, No. 29 (Aug. 24, 1883), pp. 242-250)的文章《纯科学的辩护》(A Plea for Pure Science)

假如我们停止科学的进步而只留意科学的应用,很快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都没有什么进步,因为他只满足科学应用,却从来没有追问过他们所做事情的原理,这些原理就构成了科学。

10月27日,华为“心声社区”刊发创始人任正非9月14-18日访问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等学校与部分科学家、学生代表座谈时的发言,题为《向上捅破天,向下扎到根》,发言提到,二战即将结束时,罗斯福总统的科技顾问范内瓦·布什(Vannevar Bush)在“科学:无尽的前沿(Science, the Endless Frontier)”中提出要重视不以应用为目的的基础研究,面向长远,逐步摆脱了对欧洲基础科学研究的依赖,从此,美国基础科学研究远远领跑全球,形成若干重大突破。

5月21日,美国民主党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共和党议员托德·杨(Todd Young)等两党议员正式提出了《无尽前沿法案》(Endless Frontier Act)。该法案旨在通过增加对未来技术领域发现、创造和商业化的投资来巩固美国在科学技术创新方面的领导地位,并进一步提供支持,以确保研究投资能够转化为新的美国公司,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工作,并为各区域成为全球性的新兴技术产业中心提供机会。

《无尽前沿法案》即得名于75年前罗斯福非官方科学顾问范内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的著名科学报告《科学:无尽的前沿》。70多年来,美国一直是科学技术创新明确的全球领导者,美国人也因此在高薪工作、经济繁荣和更高的生活质量方面受益。近年来,这一领导地位削弱的潜在风险让美国国内有了越来越多担忧的声音。

——参考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科创无前沿:美《无尽前沿法案》的改造计划及对中国的启示

参照美国的科技思考早已常见。

比如2005年李开复答中国为什么与诺贝尔奖无缘?——美国今天的科研成就是基于它140年前开始的科研和教育政策,尤其最重要的是二战之后的政策,这主要又是Vannevar Bush《科学:无尽的前沿》报告为政策奠基——大幅度提高科研经费、把国家科研下放给大学、引导国防科研产业化。


中国式网络创新

中国C网

夏传友是中国C网创始人。按照夏传有最初的设想,C网不是一个网站,它有自己独特的域名解析、主机寻址和网络安全机制。

1998年,原四川省农机公司的技术干部夏传友等数百名自然人和9家法人股东成立了四川中城网络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夏传友、陈治刚开发出“信息广播和访问的方法及系统”技术并申报国家专利。依靠这套技术,他们在成都建起了中国C网,初衷是“一旦发生战争,因特网会被毁灭,建立中国人自己的网,这个网是独立于因特网而外。”

中国C网总部作为一个管理机构在全国各地合资设立二级站,二级站再在下面设立三级站,三级站直接面向用户,总部对成员单位(二、三级站)只有行业指导作用,没有上下级关系。每个二级站设一台服务器,三级站用户资料汇集当地二级站,用户上网查寻信息只能在居住地二级站服务器里,不能访问其它二级站和Internet站点。二级站之间连接通过电话线进行,每天定时交换几次用户资料,其它时间都不在线,用户看其它二级站资料只能随着交换时刻的来到而更新。——中国C网留下的那些封存记忆

华声报2001年4月28日报道, 中国C网日前正式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被批准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沈阳、南京、武汉、广州、成都、西安等10个主要城市同时设立节点,并增加电信业务。中国C网获得的电信增值业务牌照是继中国电信、联通、网通、吉通、铁通等之后的国内第8张电信牌照,并且是唯一一家纯粹的民营企业获得电信营业执照。

当年我在中国C网总部及成都二级站体验过两个星期,当完全了解这种技术和商业模式与我的互联网认知领域背向的时候,就离开了。2015年有篇叫《“中国C网”的闹剧》的网文回忆——当年“中国C网”那么“伟大”的发明,除了我这个“三级站站长”因其不时让我发笑而没有完全忘记外,还有几个中国人记得?

十进制网络

2007年,上海通用化工技术研究所(上海十进制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长谢建平宣布IPv9正式走出实验室,我国十进制网络安全地址正式投入使用,开始进行商业化运作。

IPv9本质与IPv6没有太多不同,仅是将编号方式改为十进制而非后者的十六进制,所以编号中不会出现英文字母,一般用户可以直接通过像电话号码一样背诵数字并输入而连上网站。设计初衷是摆脱美国对DNS的控制,并宣传有一个叫做"中国十进制网络安全监督管理局"的政府机构负责指导。事实上,IPV9从未获得官方认定。ICANN称从未收到过关于IPv9的任何正式报告,也并不管理IPv9。

ipvtiger.jpg

2011年,IPv9专利拥有人谢建平以名誉权纠纷为由,起诉认为IPv9是骗局并撰写《互联网上的“周老虎”》一文的作者“沈阳”以及转载媒体,该文章对IPv9抨击其没有必要存在。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有个“十进制网络与IPv9闹剧”专题(配上图):谢氏IPv9问世以来,一直备受国内外专家质疑,极端者将其比喻为“互联网上的华南虎”、“又一个汉芯造假事件”。

IPv9这一名词首次出现是在IETF(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互联网工程任务组,是全球互联网最具权威的技术标准化组织)于1994年4月1日发布的《使用IP版本9的历史观》(RFC 1606:A Historical Perspective On The Usage Of IP Version 9)一文,文章作者是Julian Onions。这篇文章说互联网IP地址面临短缺的主要原因是“发现了其他太阳系的智慧生命以及超光速堆栈”,要推广 “把IPv9可寻址组件注射到血流中”,以及充斥着“平行宇宙”、“纳米机器人”、“夸克-夸克晶体管”之类的科幻用语。这篇文章发表的日期为1994年4月1日——愚人节。

恶搞RFC是互联网国际标准机构的RFC协议里的一批纯属搞笑的创作,通常都在愚人节发表。这个传统自1989年开始,而且每年的愚人节都会有至少一个搞笑的RFC推出。这些文档都依照1973年6月发表的RFC 527(代号ARPAWOCKY)标准制定,RFC 1606位列恶搞RFC列表中。

这是我最近才偶然知晓的大事件。


人物:丹尼斯•里奇(Dennis Ritchie)

Dennis_Ritchie_2011.jpg
丹尼斯·里奇,拍摄于2011年

丹尼斯·麦卡利斯泰尔·里奇(Dennis MacAlistair Ritchie),美国计算机科学家。黑客圈子通常称他为“dmr”。他是C语言的创造者、Unix操作系统的关键开发者,对计算机领域产生了深远影响,并与肯·汤普逊(Ken Thompson)同为1983年图灵奖得主。

1954年,电气工程师阿利斯泰尔·里奇(Alistair E. Ritchie),决定举家从纽约州的布朗克斯维尔(Bronxville),搬到几十公里以外的新泽西,这样可以离他的工作单位贝尔实验室(Nokia Bell Labs)更近一些。阿利斯泰尔·里奇是丹尼斯·里奇的父亲,《开关电路设计》(The Design of Switching Circuits)作者之一、贝尔实验室的资深科学家。

Ken_Thompson_and_Dennis_Ritchie--1973.jpg
肯·汤普逊(左)和丹尼斯·里奇(右)

丹尼斯·里奇在哈佛大学学习物理学和应用数学,毕业后于1967年进入贝尔实验室工作。20世纪60年代,丹尼斯·里奇和同事肯·汤普逊参与了贝尔实验室Multics系统的开发,该项目由贝尔实验室、麻省理工学院和通用电气公司三方联合研制,但是由于设计过于复杂,迟迟拿不出成果,1969年贝尔实验室宣布退出。

继续从事系统开发的丹尼斯·里奇和肯·汤普逊借鉴Multics的设计思路,做了一个个人项目,1970年,布莱恩·柯林汉(Brian Wilson Kernighan,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当时服务于贝尔实验室)建议把系统命名为“Unix”。吸取了Multics设计复杂而导致失败的教训,Unix的设计原则定为"保持简单和直接"(Keep it simple stupid),也就是后来著名的KISS原则。

bg2011102505.jpg

在完成Unix系统开发的基本工作之后,汤普逊觉得Unix系统需要一个系统级的编程语言,便创造了B语言。后来丹尼斯·里奇则在B语言的基础上创造了C语言,并且与布莱恩·柯林汉共同撰写了《C程序设计语言》(该书所采用的标准称为“K&R C”)。C语言也贯彻了"保持简单"的原则,语法非常简洁,对使用者的限制很少。丹尼斯•里奇编写的教材《C编程语言》总共只有100多页,薄得难以置信。很多人都被它的简洁性吸引,学习并使用C语言。直到今天,C语言依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编程语言之一,"保持简单"原则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

2001年,接手贝尔实验室的朗讯公司,决定关闭大多数实验室,许多研究人员纷纷离开,包括Unix发明者之一的肯•汤普森去了Google,丹尼斯·里奇继续留任;2006年12月1日,贝尔实验室被整体卖给了法国阿尔卡特公司,第二年丹尼斯·里奇选择了退休,一直住在新泽西。

2011年10月12日,共事20年的同事罗勃·派克(Rob Pike,目前为google的工程师)从加州到新泽西去拜访他,才发现他已经去世了。由于是独居,无法知道准确的死亡时间。罗勃·派克在Google Plus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据我所知,Unix和C语言发明人丹尼斯•里奇已经去世",外界才知道这件事,引发了纪念浪潮。虽然这个过程有点令人伤感,但是必须说,这很符合他的"保持简单"的原则。


差生学什么?

我们所能看到的,基本上全是怎么成为好学生?应该学什么、怎么学以变成更好的学生。

《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呆伯特》(Dilbert)作者斯科特·亚当斯(Scott Adams)的长文《如何获得真正的教育》(How to Get a Real Education)——忘记艺术史和微积分。斯科特·亚当斯说,大多数学生都需要学习如何开展业务。

文章里有个故事:

校园里有一家学生经营的咖啡馆,管理得一团糟,亏损累累,靠校方补助维持。我自告奋勇去应聘他们的会计,由于我的面试技巧和工作态度,以及那些优秀学生都在刻苦读书的缘故,我得到了这个职位。

有一天,咖啡馆的全体工作人员,开会讨论两件事。第一件事,有人建议开除一个服务员,这个服务员正巧是我的好友。第二件事,我们要选一个总经理。

所有人很快在第一件事上达成一致,因为我的好友的服务水平实在太糟糕了,而且心不在焉。

但是,他的最大优点就是高大英俊、仪表堂堂。讨论第二个问题的时候,我提出让他来当总经理,其他人勉强被我说服。所以,当天会议的决定,就是开除他,同时聘请他担任总经理。

后来,我的好友干得很出色。我从这件事上学到了管理学的真谛。


未来学

未来学(Futurology)是一个综合性研究人类重大领域的未来趋势、可能图景、面临的挑战、应当采取的对策等内容的新学科。1943年柏林自由大学社会学教授弗莱希泰姆(Ossip K.Flechtheim)首先创造和使用了“Futurology”一词,作为对与未来研究相关的问题的系统性和批判性处理。

一般认为,未来学由两大部分组成:理论未来学(theoretical futurology),着重于分析、比较、归纳、整理、综合各种预测结果或未来研究成果的研究;应用未来学(applied futurology),是为特定的规划、计划、管理、决策、发展战略等工作提供依据的未来研究或未来预测。

目前,未来学已经发展成覆盖六大未来研究领域(社会、经济、科学、技术、军事、全球),拥有十大重点课题(粮食和人口、资源和能源、城市和交通运输、自动化、信息化、空间开发、教育、环境、科学技术的影响、全球问题)的综合性学科。

Future_shock.png

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1970年出版《未来的冲击》,1980年出版《第三次浪潮》,1990年出版《权力的转移》等未来三部曲,对当今社会思潮有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未来的冲击》是托夫勒奠定声名之作,《未来的冲击》的出版也标志着未来学进入美国文化的主流领域。

1995年,美国计算机科学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将他过去在《连线杂志》专栏中写过的诸多想法扩充到他的著书《数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描绘了人类数字化生活的美好蓝图,其中也包含他的知名推测:互动世界、娱乐世界、资讯世界终将合而为一。

随后,库茨韦尔在《奇点临近》中说:2045年,机器的计算能力会超过人脑,而基因技术、纳米技术和AI技术的发展,将使人类在意识的意义上,获得永生。赫拉利的《未来简史》提出了一个新的人种概念:神人(homo deus)。他甚至得出结论:未来,只有1%的人可以完成生物进化,成为神人,99%的人将沦为无用阶层。

未来学推荐著作时序表

  • 1970年,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未来的冲击》
  • 1980年,阿尔文·托夫勒,《第三次浪潮》
  • 1982年,约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大趋势》
  • 1990年,阿尔文·托夫勒,《权力的转移》
  • 1994年,凯文·凯利,《失控》
  • 1995年,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数字化生存》
  • 1996年,约翰·奈斯比特,《亚洲大趋势》
  • 2005年,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奇点临近》
  • 2010年,约翰·奈斯比特,《中国大趋势》
  • 2016年,赫拉利,《未来简史》

未来学推荐网站


比杂志还厚的报纸

main-qimg-ba0f54222ebca6b1df7eeda4d7559fad.jpg

1987年9月13日,《纽约时报》出版的星期日特刊,共有1158页(尚未证实),重量超过5公斤,成为世界上版面最多、份量最重的报纸,比世界上最厚的杂志还厚。1989年9月号的《Vogue》杂志共有808页,重量超过2公斤。


本文由 PeakOneTemple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3.0,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且注明文章出处。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